霍家父子,都是一脈相傳的深情專一!

阿寧若病了,他也可以請最好的醫生來,治好她的病。若治不好,他就把她接到他們新買的別墅里去,請好多的傭人照顧她。

白天,他去上班,她在家裏養病。

晚上,他回家幫她洗頭洗澡,抱着她去花園裏散步,陪着她去影音室看電影,成全她所有看似荒誕無稽的要求……

他父親就是這樣對待他母親的,他也一樣可以!

他抱着她,快速朝外走去。

結果,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傅清寧便開口了:「華森到底在哪?你當真把他弄死了嗎?」

簡單兩句話,瞬間讓霍錚從迷濛中清醒過來。

他的阿寧沒瘋,也沒有病。

她只是心裏太牽掛另外一個男人,所以才堂而皇之的跟他談起了價碼!

霍錚的心裏驀然一疼,雙臂也略微一松,整個人都瞬間清醒過來:

她沒病,她一切都好好的,就是單純的想拿華森的事情,跟他討價還價而已!

之前,他哀求她留下來,卑微到骨子裏的模樣,也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他寧願為她放棄仇恨,她卻難捨區區一個華森。

霍錚忽然很痛恨,痛恨自己長了個會思考的腦袋,和一雙能聽見的耳朵。

他真的很想忘掉她剛剛說的那句話。

心中大慟,手上也隨之顫抖了下。

傅清寧也隨之從他懷裏掙脫出來,大步朝外走去。

「阿寧!」

霍錚回過神來,忽然一個箭步衝上去,緊緊扣住她的手腕:「阿寧,我答應你,我放了他,你留下來,我們在一起好不好?我答應你,我什麼都答應……」

傅清寧聽了,渾身都顫抖了下。

隨後,她用力推開了他。

霍錚卻不允許,他用力抱住她,重新將她拖進卧室里,用力摔在床上。

隨即,他朝着她撲了過來。

動作之敏捷,像一隻獵豹。

此時,霍錚的心裏卻滿滿都是不甘!

憑什麼?

他們一起走過那麼長的路,難道都要全部歸零?

憑什麼在她的心裏,他沒有華森來得重要?

憑什麼,他做了那麼多的努力,甚至改變了自己,最後卻仍然失去她?

傅清寧衣服被一層一層撕開,傅清寧頓時像是瘋了一樣,胡亂拍打推搡着他:「霍錚,不要……」

驚懼激怒之下,傅清寧狠狠攻擊了他的下部。

霍錚的身子頓時蜷縮成一團,原本死死按着她的雙手,也不得不鬆開來。

傅清寧趁機,終於從他懷裏掙脫出來。

一口氣衝到門口,傅清寧伸手拉上自己的那隻行李箱,閃身進了電梯。

電梯緩緩下降,傅清寧也緩緩蹲在地上,將頭埋進雙膝里,眼淚簌簌落下來。

她從未想過,有朝一日,竟然是她失去了站在霍錚身邊的資格。

她沒有直接動手,但是,霍長亭還是因為她而死的,他們之間隔着一條人命。

華森即便死了,也不能一了百了,更不能當此事從未發生過。

現在,她親手給了他一個搞死華森,為父報仇的契機,和一個痛恨自己的借口。

愛情,一旦沾染了獻血,就變了味道。

有葉琳在,這件事遲早都會戳破的。

等到她跟霍錚坦誠面對這件事的時候,恐怕除了尷尬,還剩下了難堪!

她害怕面對那樣的境地,所以她選擇了逃避!

如果可以的話,傅清寧希望自己可以逃避一輩子!

坐車去機場的路上,傅清寧才接到了溫妤打來的電話。

隔着聽筒,溫妤的聲音聽起來溫柔婉約:「傅小姐,您今天有空嗎?我想約您出來一起坐坐,我有點事情,想跟您面談一下!」

「不用了,我今天沒有空!」

傅清寧知道她想談什麼,所以直接拒絕了她:「我還有事兒,先掛了!」

說完,傅清寧收了線。

之後,她把自己的手機SIM卡拔了出來,伸手向窗外,任由那枚小小的卡片,消失在風裏。

她看着窗外,忽然苦笑了下: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有些時候看似親密無間,實際上卻又很脆弱。

比如,她選擇消失在霍錚的世界裏,只要扔了SIM卡,關掉所有的社交軟件,他就再也找不到她!

。 這天,奚淺準備去補充一點刻畫陣盤的材料。

這兩個月原來的存貨都被她揮霍得差不多了!

「明師姐?」還沒到宗門口,就聽到有人叫她。

「有事?」奚淺臉色淡淡。

她還以為是誰呢!沒想到是白允川啊!

此刻他身邊跟著的不是尹白霜又是誰?

不過……

另一個對她一臉敵意的女人是誰?她怎麼不記得自己得罪過這一號人。

「無事,就是幾年沒見明師姐了,上來打個招呼!」得了冷臉白允川也不介意。

他知道明奚淺一直是這個脾氣!

不過……當初的那道金光究竟是什麼?

幾年過去了,他心裡始終覺得不簡單。

「嗯,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

「給臉不要臉,師兄好心好意的過來給你打招呼,你就是這個態度?」尹白霜不滿的盯著奚淺。

她沒認出來奚淺就是當初坊市自己想搶她地圖的人。

只是單純的不滿她對自己的師兄這個態度!

「霜兒!」白允川冷喝!

明奚淺的脾氣可不怎麼好,她身後還有脾氣更不好的韓夜雨,護短的聖欽和夜擎尊者。

「師兄,幹嘛怕她?」尹白霜不服,她有化神期師父,自己也有化神期的外公啊!

白允川一頓,簡直都要給她跪了。

化神尊者之劍也有區別好嗎?

夜擎尊者不說東域,就是整個大陸都極富盛名,她以為這名聲是假的嗎?

「白師兄。你就不要怪師姐了,師姐也是好心……」另一個女修上前相勸。

「不用你假好心……」

「霜兒——」白允川嚴厲的瞪了尹白霜一眼。

「白師兄,沒事的!」不知名的女修黛眉輕蹙。

「嘖嘖嘖!」奚淺饒有興緻的看了一場大戲。

尹白霜啊尹白霜,你的師兄很快就不屬於你了呢!

到時候看你怎麼哭!

奚淺轉身就走,沒理身後的鬧劇,不過……

另一個女人是誰啊!

根本沒見過好嗎?算了不想了,是人是鬼送上門來就知道了。

對了,那張地圖……

這些年也沒聽說過神武大陸有什麼長白山啊?

難道是別人隨手畫的?

可誰會這麼無聊,亂畫地圖來玩,想了一通,也沒個頭緒。

奚淺就放下了!

該知道的,到時候就知道了!

「顧洛蕭?」奚淺驚訝,今天怎麼一直遇到熟人。

「明師姐?你回來啦!」顧洛蕭驚喜的睜大眼睛。

明師姐掉入空間縫隙他擔心了好久,後來知道她平安回來才放下了心。

「嗯,回來參加大比!你們這是剛回來?」

「是啊,在靈虛城見識了一場拍賣會!」莫軒搖頭,拍賣會上一擲千金的那些修士真是讓他們大開眼界。

奚淺微微一頓,不對呀!他們不是和白允川一道的嗎?

「明師姐剛出來,你看到白師兄了嗎?」正如此想,顧洛蕭就神秘的湊到奚淺面前。

眨著桃花眼。

「看到了,怎麼?」

「那你肯定看到了他身邊的兩個美女吧!嘖嘖,新歡舊愛,白師兄該如何抉擇哦!」終於找到一個人可以聊聊了,莫軒他們都是木頭,無趣。

奚淺黑線,顧洛蕭啥時候這麼八卦了,「尹白霜我倒是知道,另一個是誰啊?」

。 現如今,像沈建這樣的強大實力,遠遠超出了他們這些普通蘇家子弟的想像,這一批蘇家的武者當中竟然有那麼多人的修為境界達到了武魂境九段,所以說這個時候沈建自己所表現出來的強大資源和實力,讓此刻的這些蘇家武者們心中極為欽佩。

薊州城其實並不大,一名武者的修為境界達到武魂境九段,這對於這些修鍊天賦和自身修鍊資源都非常低的蘇家武者而言,是一件非常的令人震驚的事情。

而此刻的這些蘇家武者們,都是非常懂得感恩的,所以說這時候的他們,對於沈建心中十分感激。

要知道,他們這些家境並不是很好的這些蘇家武者當中,能夠讓自己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達到如此強大的程度,對於他們來講是完全想像不到的。

現如今,在這個沈建的幫助之下,這些蘇家武者們現如今的作戰實力強大了很多,今後再次遇到那些敵對勢力的時候,就再也用不着害怕了,而是能夠非常揚眉吐氣的和他們這這些人進行戰鬥而沒有絲毫的懼怕。

隨後,沈建並沒有立刻帶着這些蘇家的武者回去,而是在原地修整了一番,然後才帶着他們這些人依次的向著薊州商會走去。

而這一次,沈建帶領着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在萬妖山脈當中歷練完畢之後,這些蘇家武者的作戰實力在現如今可以說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因此在這個時候,這些蘇家武者中的每一個人都神采奕奕,而且現如今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實力在如今都有了不同程度提升,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一把了。

這時候,沈建打算帶領他們這一批人先回到薊州商會,讓這些蘇家武者們去選擇一下適合自己的功法和武技,然後沈建再帶着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回到蘇家另行安排。

由於在此時此刻這些蘇家武者的實力都有了不用程度的提升,所以在這個時候,沈建便向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詢問了一下他們各自的意向,有一些蘇家武者非常的想要留在薊州商會擔任一些職位,因為他們如果留在薊州商會的話,完全可以近月樓台先得月,可以有機會獲得薊州商會的功法和武技,這樣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在這些功法和武技的幫助之下,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必然會有很大的提升。

然而在這個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儘管現如今的實力都已經有了極大的提升,但沈建當然知道,此刻這些蘇家武者們是不可能每個人都留在薊州商會的,因為畢竟在現如今,蘇家的很多產業和生意沒有武者進行把守,最後以至於這些產業紛紛被馮家和歐陽家族搶走。

所以在這個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們還是非常的想要進入家族當中的各大產業當中,從而為自己所在的家族出一份力量。

薊州商會的各種修鍊資源都非常多,不僅僅有很多的修鍊功法和武技,還有很多的丹藥和神兵,然而這些,沈建雖然有一定都許可權來將這些修鍊資源們免費分配給這些蘇家子弟夢,但沈建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做,因為這個時候的沈建,可以說非常的想要讓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憑藉自己自身的本事來獲取這些薊州商會裏面的各種各樣的功法和武技,現如今沈建憑藉着自己的能力已經幫助了這些蘇家武者,讓這每一個蘇家武者的修為境界都通通達到了武魂境四段以上,而與此同時,沈建很給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制定了一些任務,如果這些蘇家武者們能夠順利完成這些任務的話,沈建必然會送給他們一定的修鍊資源作為他們完成任務之後的獎勵,而這些蘇家武者如果沒有那麼強大的實力的話,那麼這些修鍊資源自然和他們這些人無緣。

不過在此時此刻,這些蘇家的每一名武者也同樣是知道這個道理的,所以說,他們這些六十多名蘇家的武者當中每一個人都在安穩修鍊可以說沒有一個人好意思在沈建面前提出特殊要求。

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也並不是傻子,他們這些人在此時此刻也當然知道,現如今他們作為蘇家的一名有一定戰鬥力的武者,只有他們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能夠真正得到提升的話,才能夠通過在自己家族當中立下功勞,從而讓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獲得自己想要得到的修鍊資源。

這時候,沈建在心裏其實也是非常着急的,現如今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實力上已經有了非常大幅度提升,因而他們這些人在此時此刻,完全能夠幫助他們蘇家做一些事情,可以說這些經過沈建磨練的這些蘇家武者們,實力提升,在家族當中多能夠發揮的作用也是越來越大,然而在這時候,馮家和歐陽家族可是一直對於他們蘇家虎視眈眈,因此沈建這次如果真的想要進一步的去提升這些蘇家武者的實力的話,那麼這一批被蘇長天所選拔出來的這些蘇家武者們在此時此刻當然dz能夠讓自己修為境界得到非常大的提升。

因此這個時候的這個沈建,對於這些蘇家武者實力的提升可以說勢沈建此刻在心中完全相信,憑藉自己自身的實力完全能夠讓這些被挑選出的三百名蘇家子弟的實力都有這群非常大的提升,在這種實力的提升之下,這些蘇家武者完全能夠幫助這些蘇家的武者們能夠真正的提升一個巨大de台階。

因此這時候沈建對於他們蘇家如今的發展可以說十分有信心。

這時候,沈建便帶領這六十多名蘇家武者們再次在薊州商會裏面修整了一個晚上之後,便再次的離開了薊州商會,從而重新返回了他們在以前所在的蘇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