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魚一邊說,一邊下了最後一級台階,然後就看到了姚烈在廚房裡的身影。

她昨晚上點的小籠包已經在餐桌上放著了,整整四屜,擺放得整整齊齊。姚烈在廚房裡煮粥,他還在粥裡面加了點紅棗和枸杞。

出來以後,他覺得江小魚看起來也蒼白了不少,所以給她也補一補。

江小魚繞到他身後,緊緊抱住了他:「早安,田螺先生!」

姚烈被她逗笑了:「瞎說什麼?」

「難道我有說錯嗎?」

江小魚反問,隨即說:「田螺姑娘不就是善良又勤快,會幫男人燒好飯,做好家務的嗎?你是男版田螺姑娘,當然就是田螺先生了。」

可是,田螺姑娘做完這一切之後,卻是會躲起來,不讓男人發現她的。

但是他沒有躲,就那麼杵在這裡,等著她來抱他。

早餐很美味,吃完后,兩人才帶了些禮物,一起開車去關阿姨家裡。

由於事先打過電話,所以關雪今天沒有去心理診所。前兩周,她剛剛招聘了一個新的實習生,所以自己就沒有坐班,而是呆在家裡,給他們準備茶點和午餐的食材。

關雪和姚烈其實非親非故,但是醫者仁心,她當年沒能夠阻止姚太太自殺,讓她一直內疚了很多年。

姚太太去世了,這份內疚,就延續到了姚烈的身上。

兩人進門的時候,就聞到了烤餅乾的香氣,甜絲絲的。

「你們來了,快進來……」

關雪穿著一身淺粉色的家居服,因為剛從廚房裡出來,身上還系著圍裙,笑著招呼他們:「剛好,我做的鬆餅剛剛出爐,你們來嘗嘗看。」

江小魚一邊換鞋,一邊問:「阿姨,就只有你一個人在家嗎?果果和蜜蜜呢?」

「在自己房間玩遊戲呢」,關雪說著,又笑道:「不過你們一來,肯定就不會再玩兒了。畢竟在她倆眼中,姚哥哥和小魚姐姐都比遊戲精彩多了……」

話音未落,兒童房的門已經被推開了,探出兩隻小腦袋來:「姚哥哥,姐姐,你們來啦……」

今天是周日,唐家姐妹都沒有上學。

看到姚烈和江小魚一起過來,便紛紛從房間里跑出來,圍著他們轉悠:「……哥哥,你怎麼好長時間都沒有來看我們呀?」

江小魚還好,新年元宵,都會來唐家報個到,給兩姐妹帶禮物,陪她們一起吃飯。

但是姚烈,卻好久都沒有露面了。

姚烈的神色微微一僵,關雪端著一盤熱騰騰的點心出來,已經笑著道:「哥哥的大人了,大人都有事兒要忙,哪裡有時間天天陪你們玩兒啊?」

說著,招呼他們吃點心:「好久都沒有做了,也不知道手藝會不會生疏。」

「怎麼會?」

江小魚笑著道:「阿姨做的點心天下第一,我最愛吃了。」

關雪笑著道:「就你嘴巴甜」,說著,又道:「你們兩個要是沒事兒的話,中午留下來一起吃飯吧,我今早買的海鮮不錯,給你們做海鮮盅!」

江小魚不知道姚烈的什麼打算,所以看了他一眼。

結果,姚烈卻笑著說:「好啊,我剛好可以幫著阿姨一起做飯。」

關雪見他心情不錯,所以就放下心來,道:「不用,你們坐著,陪著她們姐妹聊聊天就好。我好久沒有下廚了,一個人發揮一下……」

。 建築物之上,周王族的強者也朝着人群中的陳玄看了過來。

見到陳玄能躲過自己剛才那必殺一擊,領頭的周橫宇些意外,他可是周王族十二星將之一,一身實力早已經臻至開天,而才中級戰神之境的陳玄竟能躲過他的偷襲!

「麻/痹,周王族的雜碎怎麼也來了梁州?」陳玄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這位橫宇星將他可是見過的,眼下他還在躲避費王族的追殺,現在又被周王族的人攔住,這種局面完全是水深火/熱。

「動手,若能生擒,帶回王族,不能,殺!」周橫宇一臉冰冷的下達了命令。

霎時間,跟隨着周橫宇一起來到梁州的周王族強者紛紛朝着人群中的陳玄撲來,他們此次無聲無息的來到梁州,本就是為了斬殺陳玄而來。

畢竟,陳玄在東陵他們根本沒有機會!

逃!

見到這一幕,陳玄腦海中只有這一個念頭,眼下他重傷未愈,與周王族的強者交鋒完全是死路一條。

霎時間,藉著周圍人群的騷亂,陳玄立即逃了出去。

雖然眼下是在鬧市區,但是陳玄絲毫不會懷疑周橫宇不敢殺他,對方敢明目張膽的動手,就說明他完全不會顧忌一切。

「小子,這裏可不是東陵,今日/你死定了!」

無窮的壓迫力量籠罩而來,身在人群中不斷逃走的陳玄再也顧不得隱藏,直接施展出龍神躍這種逃命功法凌空而去,在城市上空不斷飛奔。

「好快的速度!」周橫宇眼神凌厲,其先一步追趕了出去,自身的力量幻化成劍,如要將這片天地都給劈開一般朝着陳玄一劍殺來。

感覺到後方天地間那股凌厲到可以洞穿自己身體的力量,陳玄心頭膽寒到了極點,他只能被迫停止下來抵抗,修羅刀迎面斬去。

不過即便是巔峰時期的陳玄都不是周橫宇的對手,更別說眼下才恢復大半力量,還是重傷之軀的他。

咚!

天地一聲炸響,陳玄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是被一列高速行駛的高鐵給撞/擊上了一般,五臟劇震,皮表撕/裂,全身的骨頭都彷彿快斷了,他的身體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從天空中掉落下來。

這一刻,陳玄傷上加傷,他的身體上面都佈滿了裂紋,狠狠的砸在一條無人的巷道中。

疼,無法形容的疼痛感傳遍全身,差點讓陳玄暈死過去!

不過現在他必須逃,不然就只能等死!

旋即,陳玄立即穿上了無影聖衣,拖着重傷之軀藏到了巷道另一側,這是他現在唯一的保命手段了!

下一刻,周橫宇帶着周王族的強者從天而降,不過看着空無一人的巷道,周橫宇的臉色頓時陰沉了起來,他原本以為陳玄和自己硬碰一招即便不死,也無動彈之力了。

但是現在,陳玄卻從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所有人分成兩股力量,給我追,他現在是重傷之軀,絕對逃不了多遠,一旦發現,就地格殺!」周橫宇一臉殺氣,他發現自己依舊小看了那個少年,接連承受了自己兩次攻擊,遭受重創還能逃走!

此時此刻,陳玄距離周橫宇只有不到五十米距離,雖然知道無影聖衣可以掩蓋住自己的氣息,但是他依舊大氣都不敢出,屏住呼吸,咬緊牙關強忍着身體上那股劇烈疼痛感。

看着周橫宇帶着人消失后,他才狠狠的鬆了口氣。

不過經歷了費天鵬的事情后,陳玄沒敢立即現身,足足等了近一個小時,完全確定周橫宇已經走了后陳玄才剛現出身形。

哇!

一口鮮血從陳玄的口中噴灑出來,他扶著牆壁靠牆而站,現在這種情況他必須立即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處理傷勢,現在這模樣別說返回東陵,前往機場都困難,而且一旦再次讓周王族的人發現,那就真死路一條了!

隨後,陳玄踉踉蹌蹌的走出巷道。

正在這時,一輛小轎車疾馳而來,差一點就撞上了陳玄。

「喂,你走路不長眼睛?」駕駛位置伸出一個腦袋來,她滿臉憤怒,不過當看到眼前之人的面孔時,她欣喜的同時,也頓時一驚,急忙下來扶住了陳玄,說道;「喂,你怎麼呢?你沒事吧?你等著,我送你去醫院!」

「別去。」見到是唐悠悠,陳玄有些虛弱的說道;「娘們,先幫我找個安全的地方,這傷我能自己處理!」

「可是!」

「別幾把可是了,要不是你這死娘們,老子能被人追殺嗎?」陳玄黑著臉看着唐悠悠,周王族的人會知道他來了梁州,完全是這娘們直播時暴露了自己的位置,還在網絡上鬧得沸沸揚揚,周王族的人不知道才怪了。

「啊!」唐悠悠心中大驚,因為自己這傢伙才被人追殺?

陳玄黑著臉說道;「啊你/妹,趕緊帶老子找個地方躲起來,不然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這死娘們!」

說着,陳玄又是一口鮮血噴灑了出來。

見狀,本有些不痛快的唐悠悠立即把陳玄扶上了車,說道;「喂,你可別死啊,我現在就帶你去安全的地方,你可要撐住啊……」

說着,唐悠悠一腳油門踩了下去。

汽車後排,陳玄現在只感覺自己的意識很模糊,很想睡覺,體內的傷勢已經嚴重到了極點。

不多時,唐悠悠就開着車來到了一棟小別墅,把陳玄扶下車后她立即按響了門鈴。

門開了,一個穿着睡衣,睡眼朦朧,看上去才剛剛睡醒的女子出現在面前,不過瞧著唐悠悠扶著一個男人走進屋,她立即睡意全無,一把就拉着唐悠悠說道;「喂,你這死娘們還真把我這裏當自己家了是吧?居然帶男人回來。」

「心柔,別廢話了,先讓他跟咱們擠擠……」

唐悠悠還沒說完,李心柔頓時很不爽的說道;「你說的輕鬆,擠一擠,擠懷孕了算你的算我的?」

唐悠悠現在哪有心情和李心柔胡扯,直接說道;「行了,他那玩意不行,現在你放心了吧?」

噗!

這話,簡直比硬抗周橫宇那一招更有殺傷力,陳玄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

。 拍攝完MV之後,封程難得的在家休息一天。

今天是練習生考核日,封程便不去打擾他們了。歌曲方面,遠走高飛還在編曲,已經找好了樂隊,改日再一起合練。雲煙成雨便暫時不發單曲了,或許這首歌之後會在專輯里一起發布。

季老師也有事,跑去魔都了。這些天他唱歌已經有了很明顯的進步,畢竟這是他第一次接受專業的訓練,以前純屬是自己瞎琢磨的。

樂理知識也越來越豐富,他發現上輩子包括這輩子學理真算埋沒他了。

雖然他數學不錯,但也並沒有狂熱的熱愛,學理也只是作為一個普通人正常思維去選擇的道路。有幾個能真的放下一切去追尋音樂啊,除非天賦真的溢出來。

他發現學這些音樂知識的時候,他的專註度比前世學習的時候高的幾倍。因為他對這個方面真是發自內心的喜歡並感興趣。

當然,每一行都不是輕鬆的,封程還沒有入門。他現在只是學到了一些皮毛,但是他願意多實踐,畢竟實踐檢驗真理,這樣也很大程度上可以幫助他學習。

他現在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等待著門鈴響起。

昨天他便跟王姐說過想買一套編曲設備,反正他手裡有些閑錢。說是閑錢恐怕要比前世要找班上的自己一生賺的錢差不多。

這方面他還不懂,想通過王姐請教一下專業人士。沒想到王姐大手一揮,直接說把朋友的設備給搬過來,先用著再說。

這下都不用他自己買了,他朋友早就想把那一套設備出了。他換了一行掙了點小錢,做音樂只是夢想而已。一聽到是給《稻香》的原創原唱封程,第二天一大早久找人過來搬了。

既然自己與什麼音樂什麼夢想無緣了,不如幫助更有希望的人,也不算白瞎他那些寶貝了。

封程打開電視的時候才想起來,這個世界也是有NBA的。

切換到體育頻道,很幸運,正好下一場比賽正在熱身。而且正是華夏人胡流水所在球隊黑蛇隊的比賽。

雖然他答應過王姐多看一些娛樂新聞,但籃球對他的吸引力無疑更大。尤其還是有華夏人畫面的NBA,上一次他已經見識過這名華夏球員的厲害,能在NBA里翻江倒海,放到前世國家隊里絕對是降維打擊。

封程有些激動了,這個世界能看到華夏隊崛起嗎?

這個世界中,華夏依舊在小球領域中領跑世界,一些對亞洲人身體不友好的運動華夏也小有成就,就比如這籃球,上一屆奧運會中,華夏打敗克羅埃西亞拿到四強的名次,真是不可思議。

尤其華夏靠的並不是身體素質,而是完美的配合和戰術。想象力十足,團隊默契連米國都搖頭稱讚。

封程很喜歡看這類的新聞,找到這個世界上的論壇APP,開始衝浪。

他心想既然男籃都崛起了,男足呢?

他興沖沖的點進去一看,世界排名——70.

好吧,當我沒看。

胡流水是黑蛇隊當之無愧的大當家,場均27分6助攻,要不是射手群這賽季失准,助攻數據還能上一上。

黑蛇隊目前排在西部第八的位置,正在激烈的對季後賽名額展開追逐。

這一戰,至關重要!對上的正是東部第一的鹿腳隊。

這一天真不白休息,居然有這麼好看的比賽能看。此時他已經自覺默認黑蛇隊作為自己的主隊了。

雖然幾百個球員他都需要重新認識,也不知道這個世界上NBA的籃球文化。但是重新建立認知這個過程也是蠻有意思的,從各個方面開始對這個世界一點一點的了解。

從冰箱里拿出一罐冰可樂,靠在沙發上,美滋滋。

這一場比賽看的真是心驚肉跳,哨子公正,足夠激烈的肉搏,從三分線到內線各種打法。這比前世斷斷續續的NBA好看啊!這個環境中,胡流水能拿到27分,難怪能帶動國家隊。

最後黑蛇隊還是以兩分分差惜敗給了鹿腳隊,黑蛇隊的二當家慘遭對方的當家球星墊腳,否則黑蛇隊不一定會輸。

胡流水獨木難支,砍下41分4助攻,在二當家受傷之後,他明顯衝擊內線的時候顯得猶豫了。還好三分手感不錯,十一投七中,關鍵時刻隊友失誤葬送比賽。

這場比賽輸的太可惜了。

從此就是鹿腳隊的黑粉了,不過現在他沒什麼時間玩論壇了,否則要把這個墊腳怪噴死,封程鬱悶的換台。

碰巧這個台居然放著金博楊夢主演的電視劇,封程看的感覺賊奇怪。看到之前相處挺久的兩個人,脫下活寶的外裝,一認真起來,都很有范兒。

雖然劇情有點無腦,但是很上頭,封程看的津津有味的。

一晃時間便飛快過去了一個多小時,直到門鈴打斷了他。

兩個哥們把那一套設備搬了進來,那編曲工作台還蠻大的,費了半天勁把設備放到房間的角落裡。

電視劇頓時不香了,哪有音樂有意思。

尤其是上面各種大大小小的按鈕還有黑白的琴鍵一下子讓房間增添了一種高級的感覺,再把房間的燈光搞暗一點,自己這不就是音樂製作人了嗎?

不過這麼一來,房間顯得擁擠起來,家確實不夠大了。

他打算趁早買一套大一點的房子,多幾個房間,卧室再大一點,放一張雙人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