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萌萌梨渦淺淺的睡顏無敵可愛!無敵萌!

看小萌萌睡覺,看一夜都不膩!

蕭疏影進來時,看見陛下坐在床邊打瞌睡,幽幽地嘆氣。

這幾日,她一直在想,為什麼陛下這般寵愛依依?

想不通。

她溫柔地叫醒他,「陛下,明日還要早朝,回去睡吧。」

魏皇困得不行,只好回去了。

半夜,依依喘著粗氣驚醒。

夢裡,有人追殺小哥哥!

她噠噠噠地跑出去,都沒來得及穿鞋履。

殿室黑漆漆的,床榻沒人。

咦,小哥哥半夜不睡,去哪裡了?

依依焦急地出去尋找。

整個偏殿靜悄悄的,檐下的宮燈昏光慘淡。

外邊巡夜的侍衛看著殿門。

若小哥哥從殿門出去,侍衛一定會知道。

突然,依依看見東北角閃過一道黑影。

她急速追去,殘影暴掠,轉眼間就消失不見。

夜司凜在夜色的掩映下,往珍寶閣的方向前行。

宮裡守衛森嚴,但是他總能繞開巡夜的侍衛。

他走走停停,保證後邊的依依能跟得上。

珍寶閣前,依依終於追上他,把他拽到隱蔽的角落。

「小哥哥,你病了,不好好歇息,為什麼跑出來?」

「孤起夜,看見外邊有黑影一閃而過,追出來看看。」

夜司凜編好了一套說辭,「孤一路追到這裡,那黑影忽然不見了,不知道是不是進去了。」

她靈光一閃,「有竊賊來珍寶閣行竊?」 據說,陸寫意的這個男助理各方面都很不錯,如此一來,秦簡就輕鬆了,而陸寫意似乎並沒因為有了個得力助手而輕鬆啊!

她反而更加忙了。

江東平和顧九月聽著秦簡的吐槽,異口同聲問道,「為什麼啊?」

有了得力助手,不應該輕鬆下來一些嗎?陸寫意為什麼還比以前跟家忙了?這讓大家都很費解。

秦簡說:「寫意,和我在許多方面不大一樣,她很難相信一個人,她說,那閆君越努力認真,她心裡就越不安。我也不知道她這是什麼受虐體質了。」

一直在一邊看手機的傅斯晟說,「欠艹唄!」

江東平的臉瞬間就黑成了鍋底,但鑒於女友在身邊硬是忍住沒替陸寫意說話。就連不怎麼喜歡陸寫意的顧九月都擰了下眉心,只是,她又和陸寫意不熟才懶得為她得罪傅斯晟,她本就已經得罪這位了。

秦簡氣的臉通紅,手都不由發抖,破口大罵傅斯晟,此情此景不合適,畢竟有顧九月在呢!

再說了,傅斯晟給秦簡的影響倒也沒外界傳的那麼惡劣,可他怎麼總是對寫意如此大的惡意,今天就實在是太過分了。

幾個人本來聊的還挺好,這會兒就被傅斯晟三個字,不但把天聊死了,氣氛也被他搞僵了,而他卻什麼事兒都沒似的,繼續在看手機。

良久,其實,也只是須臾,傅斯晟抬頭,「咋沒人說話了?」

江東平黑著臉,說:「跟你這等煞筆有個屁的說。九月,我們走。」

江東平拉著顧九月起身,對秦簡說:「秦簡,我和九月先走了。你有什麼事兒就打電話,我這幾天都在海城,明天和九月去度假村。」

秦簡抿唇,點頭,「我就不送你們了。」

眼看著江東平冷著一張臉拉著顧九月都走沒影兒了,傅斯晟才看向秦簡,「老江,他媽的什麼意思?我哪兒得罪他了?」

秦簡真不知道如何面對傅斯晟了,關於,他對陸寫意出言不遜這件事,秦簡當面說過他很多次了,可他並沒有什麼改進啊!

秦簡倒不是擔心得罪人,更不會怕把傅斯晟惹毛了報復她,不管他怎麼混蛋,在她秦簡這裡,他還不敢胡來。

秦簡最擔心的是,傅斯晟那煞筆萬一哪次在什麼人多的場合當著寫意麵兒說幾句難聽話來pua她,那豈不是跟當眾人扒了一個女孩子的衣服來羞辱她有什麼兩樣。

可她說多少次了,他就是不改啊!

秦簡覺著傅斯晟現在pua陸寫意已經成一種本能了似的,這樣下去,遲早出事,畢竟,陸寫意也不是個吃素的,她很多時候不和人發生衝突,並不是她膽小怕事,而是,在她看來,只要沒有讓她身體上吃虧,沒有觸碰到她的底線,那都傷害不到她,刺激不到她的。

可傅斯晟這種不顧及場合的淫言污語對一個女孩子的pua誰聽了會無動於衷。

秦簡覺著,其實,可能傅斯晟真的就跟京都貴圈的某些男人一樣,你家裡風頭正上的時候,他們不敢對人家的大小姐怎麼,即使,心裡意淫一萬遍,見了還的尊稱一聲某某小姐,可如今,京都早已沒有陸氏了,他們每個人都想著玩弄昔日高高在上,才華橫溢不屑多看他們一眼的陸寫意。

見秦簡擰著眉心,一臉呆相,傅斯晟似乎想到了什麼,說:「秦簡,我剛是不是說錯什麼話了?」

秦簡這次是很嚴肅的看著傅斯晟,譏笑了下后,扯著一抹僵硬的笑容對他說:「傅少,我尊稱您一聲三哥是真的尊敬你,但,到現在我才發現,是我不知天高地厚,高攀了,今天,本是邀請你們過來家裡吃飯的,但現在看來,今天這飯可能吃不下了。您慢走,不送了。」

秦簡之所以這麼說,是她真看清現實了,她除了在盛懷錦身上用過心機二字外,對於他身邊的這幾位從來都是很單純的心思,玩得來就玩,玩不來就少見,甚至不見。

但,後來,跟著盛懷錦混久了,覺著他們幾個並和外界說的不太一樣,可她現在和陸寫意一對比,從出身身份來講,她還不如陸寫意啊!

那幾個對她看似哥哥妹妹的對待,全都是因為盛懷錦啊!

背地裡,鬼知道,他們是怎麼語言pua她這個戲子出身的女人呢!

傅斯晟明顯在對待韓瑾薇的態度上就不一樣,如果,把她和韓瑾薇換一下,那,恐怕,傅斯晟都能把她弄死,替韓瑾薇報仇吧!

韓瑾薇是京都的世家小姐,即使她爸進去了,她也不會過的太差,畢竟母親的娘家都還鼎盛,父親的兄弟姐妹也都混的不錯,所以,韓瑾薇還是韓瑾薇,所以,傅斯晟才會用那麼謙和紳士的態度維護她。

韓瑾薇名聲那麼差,也沒聽見過傅斯晟說過她一句難聽的話啊!

這就是了,不屬於自己的圈子,硬擠進去也只能被當作笑話和pua的對象。

算了算了,何必跟他們糾纏,把自己氣的不行,法治社會,她遵紀守法就是了,為什麼要他們時不時來照應了,真是可笑。

傅斯晟看出來,秦簡今天是真的笑著和他劃清界限了,心裡明白闖了禍的,但,他還想利用她的善良和單純來裝傻充愣把這事兒化小,當場解決了。

「秦簡,你這又何必跟你三哥計較了?你是知道的的,三哥這人向來就嘴巴不饒人,心裡,沒那麼壞,是吧?」傅斯晟打感情牌。

秦簡,「傅少,這個話題以後不討論了,人心隔肚皮,自己最了解自己。做朋友本就跟選擇愛人一個道理,玩得來,大家就玩,玩不來就一拍兩散,不存在別的恩怨的。也感謝你這幾年的照顧了。」

傅斯晟也譏笑了一聲,道:「那看來,我以後和阿錦這兄弟也做不成了啊!」

秦簡,「你們是你們,和我扯不上一點關係。」

傅少多麼傲嬌的人了,雖然,此刻只有他倆,可也已經很丟面子了,多說也只能讓他傅少自降身份。

傅斯晟點頭,「那,我先走了,今天打擾了。」

秦簡也客氣的點頭,「您慢走。」 丁行反倒安慰道:「我扶屍宗的第一宗旨,不殺身邊之人。第二,只殺作姦犯科之人。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我們不殺鄰居,放心吧。」

鄢陽才不信,問道:「那為何你的鄰居換了一個又一個?」

那丁行敷衍道:「他們那是歧視。他們畏懼我丁行的威名,自己要跑,與我無關。」

「當真?」鄢陽自然不信,倘若今日沒有這防護陣法,沒有雷火道符,就算她不被他殺了養屍,也要被他嚇走,就像前幾任店主一樣。

「往後,咱們各走各路,只要你不把我們的行蹤說出去,我保證,不動你……」丁行道。

「那好,只要你不動我的人,我也不管你。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道。」鄢陽眯眼道。

鄢陽雖看不慣他,但是卻不打算與他扶屍宗整個門派為敵。

「好。你還沒說,你到底是誰!」丁行也並不想與她撕破臉,從長遠考慮,他們更加需要這個暗藏的檔口。

「散修,花子。」鄢陽答道。

「花道友,你殺了我的煉屍,我毀了你的牆,算起來我更吃虧,不過我不跟你計較。為以後考慮,咱各管各的。」丁行慢慢倒退著回到了隔壁,看得出,他也是一臉防備。

「好,大路朝天各走一邊。走好。」鄢陽一把將那屍塊和棺木碎片扔回了棺材店,又打了幾個修復符,這才把那牆壁重新修好。

看來這鄰居確實要小心相處才行。

鄢陽除了去了一趟聚義堂交代了任務,領取了點數,剩下的時間就是守店。

她幾乎交代了全部任務,除了降靈神草任務。雖然她已經完成了,但是她並不急著交上去,她想看看那降靈神草究竟有什麼作用。

她一連守了三日的店,眼看著店裡生意越來越紅火,收貨賣貨,一筆接一筆的生意,鄢陽把鹿鳴兒都從清月村帶過來幫忙了。

這一日,她終於等來了她要等的人——巨峰。

巨峰帶著華家剛剛成立的走貨行,跨過洗玉峽谷,直接來到淬玉城清月堂。

至此,鄢陽設計的連通西部大陸和中州的貨運通道打開了。

「大小姐。」巨峰跪拜道。

「巨峰,快快請起。」鄢陽一把把他拉起來,「辛苦了。」

「大小姐,家裡一切都好,那邊都交給了風至,她管理起來已經很有一套。我一接到你的傳信,立刻就成立了咱華家自己的走貨行,這幾個都是咱自己兄弟。」巨峰將身後五個拜倒在地的男子引給鄢陽看。

「好,都請起來吧,我這裡正需要人手。」鄢陽將幾人讓起來,又道,「我送回去的貨,賣的怎麼樣?」

「你帶回去的所有東西,全部已經一掃而空,供不應求,這一趟回去,一定多帶一些這樣的貨物回去。」巨峰捧出闞野帶回去的那隻玉雕小鳥。

鄢陽打開那玉雕小鳥,拿出裡面的儲物手鐲。

鐲子里原先的貨物都清空了,重新被裝滿了西部大陸那邊的貨物。

「可是,我想讓你在這裡多呆一些時日,鹿鳴兒,你過來。」鄢陽將鹿鳴兒介紹給巨峰。

「這是我的新幫手,鹿鳴兒,這位是我最信任的巨峰大哥。巨峰,你就在這裡多留些時日,帶一帶鹿鳴兒,教她學會出貨進貨。」鄢陽一手拉住鹿鳴兒,一手拉住巨峰道。

鹿鳴兒生得冰清玉潔,從小又是養尊處優,她被當作下一任族長培養的人選,在氣質和外貌上都是上上乘的。能力上也不用說,生人面前也不怯場,跟誰都能談笑自若。

巨峰雖閱人無數,見到鹿鳴兒后,卻也怦然心動。

他臉色微微發紅,摸著後腦勺道:「教授不敢當,只是希望能跟鹿姑娘多切磋交流。」

鹿鳴兒也是個聰明伶俐的,這麼一聽哪有不懂的,客客氣氣地拜道:「那就今後有勞巨峰朝奉了。」

安排好一切,巨峰和鹿鳴兒接手了清月堂的事務,其他幾個走貨的,趕著幾架大馬車,裝滿了中州的貨物,再一次上了路。

鄢陽終於抽出身來,住到山上新建的清月宮裡安心修鍊。

這清月宮坐落在半山腰,比山下更加清幽,較之山下的小宅院,鄢陽更加喜歡這裡。

她手上從受試殿裡面得來的心法神通和劍法,還有好幾冊都沒有時間學習,尤其她築基以後,甚至陰神出竅之後,還沒有時間好好夯實基礎。

因此,接下來的三個月的閉關時間,是她最安穩最踏實的修鍊時刻。

除了她偶然練習陰神出竅,會駕馭著新收的陰獸三頭蟒,出去巡山外,其他時候,她都是呆在清月宮修鍊。

她學會了幾本神通中最心儀的一部,地階極品神通,應龍訣。

為了更好地學習此項神通,她特意在空間里建造了一個血池子。

留夠要用來制符的妖血后,這些年來所得的大妖小妖和妖君妖王的血,她一滴都沒浪費。

除了鄢陽煉到入神時,情不自禁喝下去的那部分外,剩餘的統統放進血池子裡面,用來吸收煉體了。

因此,隨之而練成的,還有煉體術初期的最後一關,煉骨。

鄢陽順利完成了煉骨,如今的骨骼十分堅韌,力量和速度已經有了極大的增幅。與此同時,一顆小小的元力種子,在她的身體里悄悄誕生。即便失去所有的靈力,她仍舊可以調動元力。

這便是體法同修的好處。

直到有一天,鄢陽正在修鍊應龍訣,她身上的傳音符嗡嗡作響。

「花子,花子……」解藕寒的聲音從傳音符里傳出來。

鄢陽結束了修鍊,接通了傳音符道:「藕寒?我等你好久,怎麼現在才聯繫我?」

「哎呦,怪我太笨,我收到這玉雕小鳥以後,居然不知道機關在哪裡,直到剛才,我在二師兄的幫助下,才打開小鳥的肚子,哈哈哈,我是不是好笨的。」

「那是真的太不聰明了,哈哈哈……」鄢陽無情地嘲笑道,她可沒預料到,解藕寒居然不會開啟這麼簡單的機關。

「可棫下個月就要生寶寶啦,花子,你不來嗎?二師兄和可棫,還有我,誠心邀請你。」解藕寒真誠地道。

「下個月?」鄢陽算了一下,這兩日動身,完全來得及。

「去的,我肯定去,你等著我。」鄢陽道。

。 裏面多少有點言辭誇張的地方,排除掉這些明顯不實的消息,迪恩大概總結了一下,其中可信度比較高的,一共就兩條。

第一條是倫薩克的修鍊方式。知道迪恩已經親眼見過倫薩克的「魔法」,並且產生懷疑了之後,莉莉婭沒多隱瞞,就在信里揭曉了答案。

跟他想的一樣,在魔女之家的魔女們影響下,倫薩克的修鍊方式確實發生了一些偏差和改變,他現在的修鍊成果,可以說是兩種職業混合以後的產物,因為性別不同,肯定不能歸類為魔女,但是跟正統的騎士修鍊道路相比,也已經有很大的不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