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捧着筆記本剛走了兩步,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頭看向沙發上的兩位長輩,「外婆,叔叔你們餓了就先開飯吧,我和霖剛吃過,你們不用等我們的。」

老太太沒有立即回話,而是將視線轉向自己身邊的女婿。

楊博程會意地一笑,「沒事,我們也不餓,你先忙,忙完一起吃。」

女孩沒在說話,她咧嘴一笑,默默的抬腿趴着樓梯。

這一天,楊家老宅安靜的不得了,主人都不在家。

楊夫人賭氣的和豪門貴婦們一起下午茶,逛街,玩到很晚才回去,而當她回到家,老太太和楊博程他們也已然到了家裏,她不知道他們是一起回去的額,更不知道他們是多久回去。

所以沒有發怒的借口。

不過這也虧的楊昭賢機靈了解自己的媽媽,在女人一進家門,他便殷切的迎了上去,佯裝好奇的詢問自己的媽媽買了什麼。

女人嘛,購物消費就是一大樂趣。

問到她們的興趣上,話題自然也就多了,話題一多,注意力自然就轉移了。

從今日的一頓飯之後,楊爸便沒再去過楊昭霖家,但他倒是一直有關注兒子的公司,時不時的主動找兒子聊聊他的商業規劃。

正因如此,父子倆找到了共同話題,不光如此,他們還找到了共同的愛好,那就是打球,倆人的關係逐漸開始緩和。

一年後

時光猶如流水無情,他們懷着期待與不舍迎來了屬於他們的畢業季。

這算是他們最後一個畢業季。

不管是一一還是昭霖,他們誰都沒想過繼續讀研,因為於一一而言,她已經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定向,而於昭霖而言,他最想做的事情便是求婚,與一一組成一個屬於他們的幸福的小家庭。

讀研與否,留學與否,對他來說都無所謂。

他的學識,他的智商,他的能力已經註定了他不會是個平凡的人,他不相信自己的發展會因為一個文憑而受限制,何況現在他們的公司剛起步,離不開他們任何人。

所以不讀研不留學,成了他們之間最默契的決定。

今天,他為一一準備了一個驚喜,與此同時倪良也是提前對外宣佈停業一天,瞞着琳琳神神秘秘的做了一個部署,為她準備了一個驚喜。

陶爸陶媽,連帶着陶爺爺陶奶奶在幾天前就被倪良從S市接來B市。

不為別的,就為了讓他們見證陶琳人生的重要時刻。

楊昭霖作為他們系優秀生的代表上台演講,華麗又不枯燥的演講,完,他不知從哪變出了一捧花,當着全校師生的面,單膝下跪,高調的求婚。

講台前的偌大的投影儀上不斷的放映着一一他們生活的點滴,有日常在家相處的照片,有外出旅遊的照片,除了兩人的合照,楊昭霖的一張單人照都沒有,而一一的,卻多的數不勝數。

「一一,我愛你,我想與你攜手共度一生,你願意嗎?」

一一捂著嘴,情難自已,晶瑩的淚珠劃過白凈的臉頰,潸然滴落,聲音哽咽,帶着沙啞,「我願意。」

楊昭霖緩緩的起身,為她戴上自己準備已久的戒指,不顧眾人的圍觀,大掌扣着她的後腦勺,低頭親吻上去。

想到自己為她準備的驚喜,他淺嘗輒止,俯身在她耳邊小聲的說了兩句,便拉着她離開。

離開大會堂,站在空曠的操場上,不知何時,天空氣球漫步,下面掛着一道道的長條,書寫着他對她情。

「你怎麼做到的?」

楊昭霖知道她問的是什麼,但他並沒有準備告訴她,他神秘的笑笑,「這是個秘密,我們去領證吧。」

一一驚訝的抬起頭,她原以為他會等幾天,卻沒想到他竟然著么猴急。

「我想持證上崗,不然不合法總是缺少安全感。」

「……」這人真的是,太……

「好,不過我們要先拿戶口本,可是……」一想到去拿戶口本就有可能碰到他媽媽,她便有些緊張,畢竟一次都沒見過,他也是很少提及自己的媽媽。

楊昭霖笑着揉揉她毛茸茸的腦袋,伸手從她的包包里拿出兩本戶口本,「不用,我帶過來了。」。如題,大家且等等 溶洞之中,一時間電閃雷鳴。

江龍的主動進攻,把雷鳴的攻擊節奏全部打亂了。

但雷鳴怎麼說也是一名擁有九階實力的進化者,不僅如此,他還是一個武學宗師,劍法出神入化,二者結合,讓雷鳴不僅遠攻罕逢敵手,近斗也是極其強橫的。而且他的異能可以和他的劍法完美得結合在一起,這倒也足夠讓江龍感到頭疼了!

「這個雷鳴確實是厲害,剛進入芒關還是兩年之前,當時還只是七階巔峰實力,如今不過才過去了兩年時間,就已經升到了九階,如果這次可以全然而退的話,一定可以晉陞王級的,只是,可惜……」

雲煙雖然嘴上說著「可惜」,但她卻不會真的因為這可惜兩個字就放棄雷鳴,因為,她手中的短劍可一直沒有被放下來。

今天,雷鳴必須死。

就算江龍奈何不了他,也會被他殺死。

江龍和雷鳴之間的戰鬥在溶洞之中變得愈發激烈起來,雷鳴已經拿出了自己全部的實力,但卻依舊在被江龍牽著鼻子走。

「怎麼會這樣?」

雷鳴心中越打越是驚異。

他不願意相信。

面前這個年齡看起來不過二十歲的青年男人,居然能夠和他打得有來有往。

確實,在雷鳴看來,這就是一個平手。

「哈哈哈哈哈,有意思!喂,你是什麼實力的?八階嗎?你比之前那個雷狂可強了不少!還挺抗揍的!」

江龍大笑起來。

一聽到雷狂的名字,雷鳴心中的怒火再次被激發而出。

而且,他一個堂堂的九階進化者居然被江龍縮成七階!

這簡直就是侮辱!

江龍一定是故意提到雷狂,又是顧意說他是八階,來羞辱他名不副實的!

「小兒找死!」

雷鳴爆喝一聲,強行催動異能,將異能激發到了一個嶄新的強度來。

他手中的劍振動的更快,嗡鳴聲卻小了很多,因為頻率實在是太高,用耳朵已經聽不見了。

雷光忽而變得更加明亮起來,雷聲隆隆作響,剎那間,偌大的溶洞空間竟然陷入了藍白色之中,宛若一片雷電海洋。

「不玩了!」

江龍朗聲大笑起來,猛然縱身而起,兇狠得撲向雷鳴,一邊飛撲一邊道:「是時候結束了!」

雷鳴揮劍迎上,江龍卻一點也不管那鋒利的劍鋒,似乎是要拼得以傷換傷。

雷鳴見江龍居然做出了這種選擇,心中一驚,下意識後撤步,反手回防。

氣勢便弱了半分。

但他的的確確被江龍的兇狠嚇到了。

他確實是來報仇的,他想殺死江龍,卻沒想要把自己也給賠上,所以也沒有什麼同歸於盡的想法。

江龍臉上的笑漸漸變冷,拳頭一驚狠狠撞擊在了雷鳴手中長劍的劍鋒之上,力道之大,讓雷鳴再抓不穩劍柄,長劍脫手飛去。

而他也再穩不住自己的身形,狼狽得倒飛出去。

兩方的力量,相差懸殊,江龍的力量超越了雷鳴不知道多少倍。

而且雷鳴在兩人撞擊之前,氣勢就已經弱了,又防禦得太過匆忙,自然比不過。

雷鳴如果能夠再堅定一些,能夠同江龍搏命,比他更狠,這樣說不定還會有一些機會。

但也不好說,畢竟江龍如此選擇,定然是有自己的依仗。

「好凶!」

雲煙看到這一幕,瞳孔驟縮。

兇狠確實兇狠!江龍方才那飛身躍起,縱身撲下,宛若餓虎撲食一般,充滿了力量和美感,看得雲煙心裡不由得有些心悸。

不知為何,在她方才被江龍震撼到的一剎那之後,現在再去看江龍,她總覺得現在的江龍彷彿那裡不一樣了。

雷鳴被江龍擊飛出去幾十米遠,重重撞擊在地上,看起來身體的內臟似乎受到了不小的衝擊,因為嘴角處流出了不少血來,雷鳴咳嗽了片刻,但是他顧不得這些。他迅速起身穩住身形,劍尖一轉,整個人就向著金字塔下正俏生生站著的可兒飛刺而去。

「不好!他要對江龍的女眷動手!呸,垃圾!」

雲煙看到這裡,手中的短劍就舉了起來,剛準備展開身形,卻看到江龍竟然毫無動作,臉上的表情看起來輕鬆自在,彷彿那個女子就是個外人一般,眼前的這一幕絲毫不令他感到焦急。

「怎麼會?難道那女子並不是他的妻子嗎??」

「殺了你的女人,讓你也感受一下失去親人的感覺!」

雷鳴狂奔而去,大笑道,他的長劍指向可兒,已經距離非常近了。

眼看著劍尖就要刺穿可兒,這時候,他卻看到眼前的女子目光從江龍身上拉回來轉向了他。

目光冰冷到了極點,他還沒有回過身,前方忽而出現了一片紅燦燦的薄霧來。

雷鳴和他的劍撞在上面,卻生生被攔住了。

「這怎麼會!」

雷鳴心中大驚。

即便他現在受了傷,但是他依舊可以催動九階成都的異能。

九階的雷電系異能,搭配起他的長劍,就是十幾米厚的鋼板他也可以輕易擊穿。

而現在,他的劍卻被一片薄薄的霧氣擋住了!

此時,可兒的另一隻手中變得亮起來,紅色的光團在急速壯大,她在催發異能!

「走!」

雷鳴大驚,心中已然生出了退意。

江龍也就算了,怎麼著女人也是個九階?

這特么還打個屁!

然而,確實來不及了!

可兒的攻擊還沒有發出來,雷鳴卻感受到身邊人影閃動,他回頭去看,卻沒有看見任何人。

隨即,一陣撕裂的劇痛傳來,他愕然發現自己轉過來的頭似乎再也轉不回去了。

雷鳴的身體轟然倒地,頭卻滾出老遠。

「太可怕了!」

溶洞邊緣,雲煙目不轉睛得盯著這邊,心中被掀起了驚濤駭浪。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江龍身邊的那兩個女孩子,居然也擁有著如此強橫的實力!

九階!

都是九階!

天吶!

這些人究竟都是從哪裡來的!

她很清楚,成就以為九階進化者條件十分苛刻。

尤其是在芒關以內的這些城市裡,想要成為九階進化者,簡直難如登天!

畢竟登天還能夠靠進化,但是成為九階只依靠進化是不可能的!

要想成就九階,必須要出關!

只有那裡才會有資源支撐進化者一步步升到九階!

資源是什麼?

就是那一波借著一波的喪屍大潮和異獸大潮!

這就是資源!

準確的說,是那些變異喪屍腦袋裡的能量源晶!異獸身體之內的異獸源晶! 轉眼就到了金街旺鋪發工資的日子。

趙青葵直接把店鋪關了,讓大家都到小蜻蜓燒烤店團建。

工作室50人外加導購部18人,一共68個妹子全都沒見識過什麼叫團建。

今天可算是開了眼界。

趙青葵提前準備好60斤羊肉,不限量瓜果,又用磚頭弄了一個長長的爐子,務必讓這些女孩子都能體驗一把「農家樂」。

趙青葵的計劃是從下午兩點開始搞團建一直到晚上八點散場,緊接著燒烤攤正常營業。

當然,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燒烤店才開業第三天,如果第三天就不對外營業,怕客人們會鬧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