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了,在外人面前不要這樣說我。」

干柿鬼鮫鄙視后咧嘴一笑。

「傳說中的三忍,雖然您是超級好色之徒,但絲毫大意不得。」

「看來施加在那個女孩子身上的幻術已經解除了呢。」

聞言,自來也神色一變,輕輕的將那個抗在肩膀上的女子放到一旁,那個女孩子一衣服未見任何動手腳的痕迹。

鼬眉頭一皺,鬼鮫的臉色變換,昨晚的事情涉及了他們兩個的知識盲區了。

溫柔的放下那個女孩子,自來也轉頭說道:「為了把我從鳴人旁邊引開,使用幻術操控女孩子,真是人渣的手段呢!」

自來也神情神色肅穆,淡淡的說道:「果然是為了鳴人嗎?」

話音一落,整個旅館樓道氣氛瞬間劍拔弩張,殺氣縱橫。

「原來如此,怪不得卡卡西會知道外面的情報,原來是你透露的,捕捉鳴人是我們曉首領下發給我們的最高命令。」鼬半透露半隱藏的說道。

「卧槽!」

「牛批!」

「不愧是間諜鼬,說話一套一套的,這不就是告訴自來也捕捉鳴人很重要嗎?」

忍者瞬間就懂了鼬傳達出來的信息,那個執行任務的忍者會那麼多嘴?

知道是鳴人以後,佐助就像受到了什麼屈辱一樣,他沒日沒夜的訓練就是為了保持,而鼬來到木葉居然是為了鳴人。

他的眼神瞬間變得兇狠,起身朝鼬打去,就像小孩子發脾氣一樣,鼬掃了一眼把他輕飄飄的踢飛到牆上,只刮下了一層灰塵。

「漱漱!」

忍界觀眾看鼬打佐助眼神從最初的震驚到現在的麻木,都看習慣了,毫無波瀾。

打弟弟日常放海!

鳴人看的慌了,想要跑過去打鼬,但佐助卻反常的大喊道:「鳴人,不要插手!」

遠處的鼬眉頭一皺,發現兩人的關係不簡單。

「我說過,我活着就是為了這一天!」

說完佐助又發起了衝鋒,但時間就像重啟一樣,佐助剛剛又是如何給牆颳了一層灰,此刻同樣如此。

「漱漱!」

觀眾看到嘴角笑了起來,鼬這樣子和他們逗寵物貓,嬰兒一般的弟弟妹妹一樣,抱起來放在遠處,他又傻乎乎的跑過來,然後他們又放回去。

別提多傻了。

終於來回那麼幾次,鼬看的也心煩了,佐助的嘴角也被震的溢出血色。

「好吧!」

鼬像嘆息一樣的說完,淡定的走了過去,佐助找好機會迎面接了鼬一拳,趴在了鼬的手臂上。

「噗!」

痛的眼睛都快瞪了出來。

「噗!哈哈哈!」

觀眾笑死了,佐助居然像個孩子一樣,這樣子不成熟。

拜託就算你是懷疑哥哥不會殺你,可你打過幾次還不清楚雙方的差距嗎?

突然情況發生了變換鼬一把提起佐助隨後伸手握住他的脖子,將他抵在牆壁上。

「呲——嚶!」

開啟萬花筒寫輪眼,把頭放在他的臉龐邊,緊接着在佐助的耳邊宛如惡魔一樣的低語:「我愚蠢的弟弟,你為什麼怎麼弱小?就是你對我的仇恨太少了,憎恨太弱了。」

「哈哈哈!」

聊天群一片快樂,佐助就是太傻了,把他哥氣的都開月讀了,月讀對現在都鼬而言就是耗命吧?

【大蛇丸:你沒有止水香.jpg】

鼬把佐助抵在牆壁上,在他的耳邊淡淡的說了一句:「你沒有止水香!」

「轟隆!」

看直播的觀眾如遭雷擊,眼神震顫。

「卧槽,牛批!」

「大蛇丸殺人誅心啊!」

病床上閉眼是鼬死死的握住手掌,牙齒咬的嘎吱響,心頭震怒。

「魂淡,大蛇丸!」

木葉一方更是看傻了,尤其是佐助,眼神獃滯。

大蛇姬如此秀!

綱手直接捂住肚皮放聲大笑,身體前面顫顫巍巍的。

「哈哈哈,大蛇丸找這個機會很久了吧?」

「是的,哈哈,綱手大人!」

大蛇丸亢奮的舔了舔嘴唇,初戰告捷,他的恥辱現在要還給鼬了。

「一打七,哈哈哈!」

難得找到怎麼一個機會爆他,怎麼可以輕易放過這個機會呢?

自來也都看傻了,還可以怎麼理解?

【大蛇丸:佐助,你就是我新的光明jpg】

一邊宇智波鼬狂笑,眼神狂放,另一邊鼬單手擎住佐助。

「艹」

「太狠了!」

「往死里鞭!」

觀眾嘴角的笑是怎麼也止不住。

【大蛇丸:我要去找止水了.jpg】

佐助顫抖的身體,鼬輕輕的點在他的額頭,眼神含笑。

「哈哈哈!」

「大蛇丸殺瘋了!」

「殺人誅心不過如此!」

許多忍者已經笑的捂著肚皮倒在地上了,大蛇丸這是有多狠鼬,抱着人就是一頓狂鞭。

【大蛇丸:不要阻止我找止水.jpg】

鼬單手擎住佐助,將他抵在牆上,在他耳邊說了一句:不要阻止我找止水。

這圖一出,正好忍界都笑的難以大笑。

「666!」

「如果我有罪,請讓神來懲罰我,不是讓我笑死在這裏。」

「哈……咳咳,救命,今天我要笑死在這裏了。」

柳生直播間。

旅館樓道,自來也看到佐助被虐,眼神不喜。

「給我適可而止,不要太過分,通靈之術!」

話音剛落,整個樓道在轟鳴聲變換外形,一個類似帶着血紅色宛如血肉一般的通道逐漸將旅館牆壁替換,並鎖住兩人。

「這可是妙木山岩宿大蛤蟆的胃……」

干柿鬼鮫揮動鮫肌卻被這地上的胃液死死粘住,鼬和鬼鮫瞬間變色。

「沒用的,至今為止還沒人從這裏逃出去過。」

自來也嘲笑一聲。

鼬掃視四周的封鎖,最後和鬼鮫對視,兩人馬上拔腿就跑,不想糾纏,開始撤退,最後鼬找到一個弱點施展天照才逃出自來也的這個封鎖。

眨眼間就消失在幾人面前。

而自來也自信的表情陡然凝固,起身查看,最終只能皺着眉頭遙望他們遠去的背影。

他被打臉了!

觀眾們雖然笑的肚皮已經很痛了,但是嘴角還是情不自禁的勾起一抹笑意。

今天差點笑死在這裏!

鼬還在裝死的躺在病床上!

7017k 步淮瞥了大總裁一眼,發現大總裁此刻眼神充滿了警告,似乎只要沒有回答對,或者答案沒有讓顏所棲高興,他估計就得「身首異處」了!

太可怕了吧!

還好,之前沒有怎麼得罪顏所棲,不然現在有他好受的!

步淮可不是霍曲深那條鹹魚,非常善於周旋,道:「夫人,沈老大一直佩戴着婚戒,早就跟旁人宣誓名草有主了,沒人敢覬覦老大的。」

其實就算是沒有戴婚戒,也沒有人敢靠近沈虞臣啊,以前那些送上來的男男女女,被扔大街的次數多了去了好么。

所以,顏所棲根本完全不用擔心這些的。

其實也不是顏所棲擔心,主要是沈虞臣的條件各方面都太好了。

不管是長相,身高,還有身價勢力,就算她如今是星途娛樂的總裁去配沈虞臣,牽他的手,怎麼着,都是沈虞臣吃了大虧。

顏所棲恍然大悟:「哦是,我怎麼都忘記了。」

顏所棲拉過沈虞臣佩戴婚戒的手,誇了一句,「你的手戴着戒指真好看。」

步淮眼睛一抽,又開始了,又開始了。

沈虞臣輕笑點頭:「謝謝。」

然後又膩歪了好幾分鐘,兩人才捨得分開。

不過走之前,顏所棲還趁機虐了步淮一下,「步淮,你說我找男朋友的眼光是不是沒誰了?」

「對對對,是非常的好。」步淮集中注意力,就怕稍微不注意,就會漏掉什麼,然後在沈老大眼裏,就是怠慢了他的老婆。

「其實我找男朋友的眼光也不高。」

沈虞臣望向顏所棲,等待她的下一句。

步淮也只能聽着。

顏所棲笑:「就一個很簡單的要求,走出去的時候,路人會對我說一句,你男朋友的眼睛一定是瞎了。」

沈虞臣:「?」

步淮:「?」

他們都沒有反應過來這句話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顏所棲接後面一句話:「才會找這樣一個女朋友。」

「……」

沈虞臣和步淮不說話了。

高,真的是太高了。

這自黑真行!

沈虞臣牽過顏所棲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你收工我就來看你。」

「好滴。」顏所棲笑。

沈虞臣走的時候,步淮真的提上了昨夜沈虞臣收拾好的垃圾袋。

請把凄慘打在公屏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