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

「不用不用,舉手之勞。」

店小二走後,南宮玥就起身走到畫前仔細觀賞。

。 穆萊特的一舉一動每天都通過監視器傳送到神盾局。

地球人發現這個外星人很貪吃,只要是食物只要往她跟前一放立即被消滅乾淨。其次外星人很宅,寧願坐在電視機前一遍遍刷無聊透頂的動畫片也不願意和史蒂夫外出購物。最後一點貓不離手,吃飯抱著,洗澡抱著,看電視抱著,總之人在哪裡貓就抱到哪裡,有時還會抱著貓自言自語幾句,簡直像是個離不開芭比娃娃的三歲女孩。

「這外星人要麼心智沒成年要麼就是神經病。」巴頓點評的很到位,眾人齊齊點頭。

於是監視外星人生活作息的特工一日日的銳減,畢竟誰都不耐煩看活化石與幼稚外星人的日常生活視頻,干點什麼不比看那兩個乏味的傢伙強。如果中途有事,相信偉大的美國隊長也是可以獨自搞定的,誰讓他是外星人口中地球最強戰士呢。

門鈴響了兩聲,史蒂夫打開房門見娜塔莎提著一盒蛋糕出現相當的意外,而娜塔莎掃兩眼史蒂夫身系圍裙手拿鍋鏟的造型僅僅彎一下嘴角終究忍住沒笑出聲來。

「我是特地過來拜訪你們的。」

娜塔莎說話間已經擠身進到屋內,把蛋糕盒子往桌上一放,她開始打量單身漢的屋子發現還挺乾淨的。

「你那位可愛的同居人呢?」娜塔莎話裡帶著幾分調侃。

「誰找我?」

史蒂夫還來不及回答穆萊特已從卧室走出,見到風情萬種的娜塔莎后,她突然長長的喔了一聲,隨後捧起貓對著貓說道:「馬斯特你輸了,史蒂夫有女朋友。」

「我不是他女朋友。」

「她不是我女朋友。」

兩人同時反駁后飛快對視一眼,彼此臉上都流露出不爽的表情來。

「她是神盾局的特工,記得嗎你們之前有過接觸過,你們先聊。」史蒂夫用鏟子指一指娜塔莎又鑽回廚房。

穆萊特定定的看著娜塔莎幾秒又是一聲長喔,「我記得你的精神波動,你是那位地球女戰士。」

「這稱呼倒是新鮮。」

娜塔莎慣被人稱為「黑寡婦」,這是頭一次聽到「女戰士」的說法。

「你可以直接叫我娜塔莎。」

娜塔莎上前主動示好,穆萊特已經清楚地球人用握手傳遞友好的訊息,於是伸手握回。趁著交握之際,娜塔莎順手摸了一把黑紋貓,微型追蹤器在電光火石之間黏在貓圈內側。

「你的貓真漂亮,這小傢伙叫什麼?」娜塔莎彎下腰對著黑紋貓讚美幾句,這一傾身就是波濤洶湧春意無邊。

穆萊特仿若無所察覺一般笑著解釋馬斯特不是地球貓科動物,只是體態看起來比較象貓。

「那麼它是什麼品種?」

「冰魔。」穆萊特嘴角一勾,垂頭摸貓耳的瞬間眼瞳泛起凶光,再抬起頭灰眸里又恢復成恬淡。

「冰魔…」娜塔莎咀嚼這個辭彙。

第一次交戰時,穆萊特是不佔上風的,關鍵時刻娜塔莎雙腳突然被冰封住不得動彈才被制住。本以為瞬間冰凍是外星人的異能,誰知竟然是外星寵物做的,這也難怪她貓不離身。

「很厲害的小傢伙。」娜塔莎嘴裡誇一句心中又有一番計較。

「馬斯特的確很厲害,是全宇宙獨一無二的存在。」

黑紋貓聽後仰起毛茸茸的腦袋,臉上流露出得意的神情。穆萊特在粉色的貓鼻上輕輕一點,一語雙關道:「可惜玩性重了些,還不足以掌控大局。」

娜塔莎張張嘴正要再問什麼,史蒂夫端著三個盤子出來叫開飯。

炒雞蛋,煎香腸,蔬菜色拉,史蒂夫做的都是再普通不過的家常菜,但女士們很捧場的直誇羅傑斯大廚手藝超群。史蒂夫笑笑不語,會淪落成廚子全因穆萊特搬來那天幾句甜言蜜語哄了入套,現在他不會再上當了。

「史蒂夫,咖啡。」

穆萊特剛吃完飯興緻勃勃的拆起蛋糕盒,娜塔莎沒有阻止,買來就是給她吃的。

「看起來你很享受地球上的生活。」

娜塔莎掃一眼正在沖咖啡的史蒂夫,一勺奶一塊半方糖,不過一個星期這些他做來已經那麼順手。

「我想起還有個約會。」娜塔莎抄起外套告辭離開。

「下回再見。」

穆萊特吃著蛋糕完全沒有送一送客人的意思,史蒂夫穿起外套提出由他來送客。

兩人進入電梯,按過一樓鍵,史蒂夫此時問娜塔莎今天過來是不是神盾局有什麼最新指示。

「沒有。」

「沒有?」史蒂夫慣性皺眉。

「我只是好奇你和外星美女相處的怎麼樣。」娜塔莎背靠著電梯一邊,歪著腦袋笑容十分曖昧。

「你們在總局不是看的很清楚。」

史蒂夫同樣不清楚總局那些特工的腦迴路,自己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眼皮子底下毫無隱私可言,為了地球的安危他忍下,可這些傢伙…史蒂夫忍住不爆粗口。

「視頻里看到的只是一些表面,羅傑斯,你老實告訴我,對著穆萊特你就沒有半分遐想。」

外星女雖然疑似智力有問題,不過一副美麗的臉孔可以彌補很多不足,況且男人本就不喜歡女人太聰明。

「你認為我會愛上穆萊特?」史蒂夫問完笑了,這個假設實在是可笑無比。

「為什麼不會,她是外星人但外貌和地球人毫無分別,你至今都沒有戀愛的對象,可以嘗試著交往。」

「地球人和外星人,這不可能。」史蒂夫還在笑。

「托爾和簡可以在一起你為什麼不能,羅傑斯這些都是你的借口。」娜塔莎保持慵懶的站姿但臉上已斂了笑,羅傑斯是自己的同伴,她衷心希望同伴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我不是托兒,穆萊特也不是簡,沒有任何可比性。」史蒂夫見娜塔莎還要說話抬手打斷道:「不要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糾纏,只剩下一周,我只希望完成自己的工作。」

「行,我為剛才的失言道歉,以後不會再問你類似的問題。」

娜塔莎站直身體的同時雙手抱胸,肢體語言表達出她此刻有些不爽。電梯已至地下室,娜塔莎手臂一揮就走了,連句再見都沒有說。

「女人…」史蒂夫嘆息一聲按關閉鍵返回到樓上。

兩周的時間很快過去,穆萊特在史蒂夫家好吃好喝,與之朝夕相對的史蒂夫沒有套問出太多有用的資料。約定的時間一到,穆萊特迫不及待的追問族人遷居地球的回復。

「見到族長再答覆?」穆萊特盯著史蒂夫直至把人看得不自在的開始假咳嗽。

他起身泡一杯咖啡遞來,期間穆萊特依舊盯著他,咖啡連著點心上桌都不曾分走一分注意力。

「史蒂夫我的朋友,你在隱瞞什麼?」

「你想多了。」

穆萊特猝不及防的拉住史蒂夫手,酥麻的電流在指間流淌,史蒂夫覺察到不妙預備甩脫之際穆萊特加強手勁。

「穆萊特你…」他想說你冷靜些,這時穆萊特外貌發生的變化驚得他瞬間失聲。

銀白的髮絲從發梢處一寸寸變黑,柔和潔凈的光芒不再,取而代之的周身纏繞著不詳的黑氣。

「騙子!」黑髮穆萊特尖叫一聲,恬淡的眼眸布滿猩紅,看樣子已然黑化。

「你一開始就在騙我!」她渾身顫抖不住輕晃,兩人肌膚相觸,史蒂夫真切的感受一種憤怒情緒排山倒海的湧入腦內。

「我會讓你們付出愚弄我的代價!」

黑化的穆萊特用力一擲將史蒂夫甩了出去,速度之快力量之強讓人毫無招架之力。

背部砸中牆面,史蒂夫身後的牆面出現網狀碎裂紋,落到地上一時間爬不起來,史蒂夫只能勉強用手肘撐起半身。

「穆萊特我並沒有騙你,你先冷靜下來。」

「你不用再狡賴!我已清楚的讀到你的記憶,神盾局預備把我的族人一網打盡!既然要戰那就戰吧!」

「那是最後萬不得已的手段,我們不清楚你的來路…」

「你還在意圖繼續蒙蔽我?!你們在房間里裝滿監視器每天監視我的一舉一動,虧我那麼的相信你,羅傑斯你不再是我的朋友!」

已黑化的穆萊特聽不進任何的解釋,但到底沒有對手無寸鐵的史蒂夫下狠手。

「戰場上再遇見我會毫不留情的殺了你!」

撂下戰書穆萊特抱起一直在旁看戲的黑紋貓從窗口躍了出去。 阿佛洛狄忒不敢說話,甚至看都不敢看王玥一眼,這時候的阿佛洛狄忒有點嚇破膽的意味,畢竟這麼多年來並沒有誰真的會毫不猶豫對她動手的。

看著阿佛洛狄忒這個樣子王玥想了一想回頭對墨韻問道,

「教訓一下是可以的對吧?」

「不弄死就行。」

墨韻似乎只在乎阿佛洛狄忒是不是死了,只要不死,希臘的神仙就算來搞事自己這也可以有的操作一番。

「那就行。」

王玥點了頭,抓住阿佛洛狄忒頭髮把她的腦袋對向自己,然後點著她的額頭說,

「不能殺,但還是要防一手,如果以後要搞事我也好去偷吃她貢品。」

說著就從阿佛洛狄忒的腦中拉出一個願望球(白色小球),然後瘋狂往裡面輸送靈力,在願望球變得跟一輛汽車那麼大時,王玥笑眯眯的把願望球又從新塞進了阿佛洛狄忒的身體里。

「這可是你的願望哦~看我對你多好~」

王玥笑眯眯的拍了拍阿佛洛狄忒驚恐的臉,然後就把她丟在地上不再管她起身對著宗瀅她們招了招手,

「撤了撤了,既然是公主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有人找過來的,我們得跑快點才行~」

墨韻看著王玥那一臉暢快的樣子,皺了皺眉頭問,

「你又搞了什麼?」

「沒啥~」

王玥笑嘻嘻的說,

「就是稍微懲戒了一下,保證她以後都不會有功夫找我麻煩罷了~」

說著還得意地揮了揮手指說,

「那可是她自己的願望,可不關我的事。」

墨韻有些不明所以,但是王玥沒有說明的意思,她也不好多問,況且他們確實得趕緊離開了,帶著阿佛洛狄忒就是個定時炸彈。

本來在王玥肚子里還好,但既然被放出來了,相信希臘那邊應該會有很多手段來尋找阿佛洛狄忒的。

。。。。。。。。。。。。。。。。。。。。。。。。。。。。。。。。。。。。。。。

阿佛洛狄忒的失蹤引起了整個希臘的震動,就連希臘老流氓都不得不親自派人出來尋找,好在並沒有多久眾神中就找到了阿佛洛狄忒,只不過現在的阿佛洛狄忒似乎有些不同尋常。

「不要碰我!」

阿佛洛狄忒發出撕心裂肺的尖叫,並且一腳踢飛了一名美神的神官,或者說阿佛洛狄忒豢養的美麗男人。

而一旁的宙斯也是皺著眉頭,他的臉上也有一道深深的巴掌印,不難看出他也在阿佛洛狄忒吃了癟。

「帕那刻亞(治療女神),她到底怎麼回事?」

宙斯皺著眉頭,看著從阿佛洛狄忒那走回來的一聲穿著普通的女人詢問到,就在剛剛,宙斯找到已經舒緩過來的阿佛洛狄忒時正打算把她從地上扶起,得到的就是勢大力沉的一巴掌。

這在宙斯看來是完全不可以思議的,畢竟這個女人雖然並不喜歡宙斯,但卻特別享受男人的胸懷,說好聽點叫喜歡帥哥,說難聽點就是沉迷男色。

並且這種沉迷還是帶有一定危險性的,如果不是必要,哪怕是宙斯其實也不怎麼想和阿佛洛狄忒有什麼身體上的接觸。

因為他比別人跟了解這個女人,她的能力就是可以通過身體來發散一種激起其他人慾望的靈力,只要觸碰到就有很大可能會在不知不覺中中招。

這也是為什麼阿佛洛狄忒總是能屢屢得手的根本原因。

但是現在阿佛洛狄忒居然抗拒男人,這在宙斯看來完全是不可思議的,好在來的人並不是太多,所以大部分人並沒有看出阿佛洛狄忒的異樣。

「受到了刺激,從先代醫學角度來說就是應激了。」

帕那刻亞扶了扶自己的黑框眼鏡說,

「至於身體情況嘛,不算太大,只是被人剝奪了一部分力量,似乎對方一開始打算吞噬阿佛洛狄忒,只不過最後放棄了。」

「哼,在希臘殺了阿佛洛狄忒?這怕是我最近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

一個靠在樹邊的的男人嘲弄的看著帕那刻亞,

「那個女人要是死了估計那個老傢伙會從不知道哪裡跑出來吧?」

「注意你的言辭,阿瑞斯(戰爭之神)。」

宙斯深深的看了一眼靠在樹邊的男人皺著眉頭說,

「這個時候你應該去盯著雅典娜才對,而不是在這裡看阿佛洛狄忒笑話,這對你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當然一直有準備著。」

阿瑞斯聳了聳肩說,

「我可是早就把布防做好了,聽說人類中研究出了一種叫「核彈」的東西,如果您同意,我非常原因對著雅典試射一發當做雅典娜的禮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